薄霧與微光

Am Ende Stehen Wir Zwei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受不了了

广告也就算了居然连日记排列顺序都莫名其妙被改了= =+


上户彩果然是收视毒药,纯的!

本来就不是个讨好的角色,演得好的话还能给人‘傻得挺可爱’的感觉
她演出来就是让人憎恨了
= =+



Edit 2008.9.3



以及忘了坦白最后一件事,之前那个晒雷的人是我
鄙视请随意


无聊的产物……



阿伦刚刚坐下来享用中午的食堂‘大餐’时,抬眼就瞅着拉科昂首挺胸地从门口走了进来,嘴里哼的跑调小曲洒了一路,声音还带飘的。
他知道拉科今天赢了。

等到他把一盘土豆焖牛肉里的唯一一块牛肉小心翼翼回味万千地塞进嘴里之后,端着雪菜肉丝面的拉科刚好在他对面坐下来,刚说了一句话,就害得自己让那块牛肉‘哗’地顺着食道滑到了胃里,连今天厨房在里面放的是胡椒还是白胡椒都没尝出来。
阿伦狠狠地瞪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赫一眼。

而拉科只不过说:大师兄和二师兄在后头厕所里河蟹的声音老远就能听见了。
于是小赫‘啊’地,大叫了一声,换来整个食堂的侧目而视和阿伦的一个super剜心瞪,附带隔桌的马竞送的老大一个白眼。

拉科线地看了一眼小赫,“少见多怪啊你声音也太大了吧= =”
“你声音也很大= =”,阿伦一边惋惜那块牛肉,一边郑重地下了结论。而拉科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心情很好不需要计较。

切,不过是刚才赢了大师兄而已。
阿伦和小赫同时闷头在心里鄙视了拉科一番。


马竞刚吃完端着盘子离开,小赫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你不用这么讨厌他啊小鬼”,拉科一边说话一边还能把面条吸得咻咻想。
“你说谁是小鬼?= =+”
“你啊小鬼^皿^”
“你才小鬼你还老鬼呢我神经啊去讨厌那个裸体披床单的人= =++”
“哎哎,还不承认你连他喜欢裸体披床单都这么清楚XD”,拉科笑得更开心了。

“清楚也不奇怪啊,他们毕竟是住一个公寓”,阿伦开始继续饭后的绿豆沙,“不过小赫这不是讨厌吧……”
“本来就不……”
“应该是嫉妒啊”,阿伦继续郑重地下了结论。

拉科噗地把面条喷了出来,小赫脸上红得像番茄。
果然是大胜的人啊,他俩不约而同地想,剩下阿伦心满意足地在绿豆沙里又加了一勺白砂糖。


其实本来就是嫉妒嘛,阿伦觉得。马竞就算爱披床单,和大师兄交手的时候也能被叫做比,即使教中最引人注目的比永远是大师兄和二师兄,而小赫和大师兄过过场面,大家都会觉得是教学赛。
这就好比坐在另一头啃菜包的爱斯宾奴,明明和二师兄同宿舍,却总是表现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想掐死人家,到头来不还是这么多年都一间宿舍过来了。
分明就是嫉妒啊,阿伦心里想着,手一抖又落了半勺糖。


后来大师兄和二师兄前后脚从食堂走过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放年度大耳朵鸭头酒自助餐会的座位抽签。
板牙教里面颇有几个有坐席和站席资格的,个个都要么目不转睛要么装作无意地看抽签,剩下的大小兄弟,除了看热闹的,就是等着看师兄八卦的。

阿伦今年是只有花园里的外席资格的,早早就定了。其实花园里的座位一点儿也不好:专业喂蚊子,盘子里的分量永远只有厅席的一半,还经常偷工减料,比如那些大厅里的人吃的是法国松菌花园里就只能随便整点本地蘑了什么的。
但是,阿伦还是能收到不少兄弟投来艳的目光,旁边的拉科偷偷咬了咬叉子,结果给不锈钢硌得龇牙咧嘴。


前六桌抽完之后,阿伦和拉科看到二师兄迈着快四步伐节奏分明地穿过,从前门走了出去,挂在食指上的钥匙叮铃哐啷地给晃得生响。期间毫不在意地看了电视一眼,嘴角额外向上了15度。
他手上拿得是那辆宝蓝色BMW的钥匙。


就像毕尔包和苏斯达整天为了方言口音吵吵闹闹,塞维和贝蒂斯互相指责对方穿衣的颜色品位太俗那样,大师兄和二师兄也总是自然而然地在很多方面站在一条河的两边。
比如一个开宝蓝色BMW一个就要买白色奔驰,虽然后来换成了白色奥迪;一个试驾了奇瑞QQ另一个就搞了一辆古董款夏利,美其名曰收藏;一个热衷于阿迪达斯另一个就坚决拥护耐克……虽然,虽然阿伦以前也曾听参加鸭头酒自助餐会多年的鹦鸟帮和梨花门的人说,大师兄和二师兄以前曾经手牵手一起逛过李宁……
虽然这也仅仅是据说……

再后来大师兄皱着眉头不改张扬地从向后侧门走去,手里拿着那个有着夸张钱字形钥匙串的白色奥迪钥匙的时候,拉科突然神秘地凑过来对阿伦说:你猜他们今天谁在上面?

——他俩从来都是谁赢了谁在上面遇到都平或者都输的时候就靠猜拳决定你这不是废话么= =
虽然这么想,阿伦还是吃完了最后一口绿豆沙,“我押大师兄。”

“目击证人的可靠消息说是二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爱斯宾奴不咸不淡地加了一句。
还没等拉科眉开眼笑,阿伦就用一句“我是说他们骑乘”给堵了回去,结果引得周围偷听八卦的兄弟们集体倒吸一口气,然后热络地议论‘大师兄的猜拳手气还是这么差啊~~’、‘我就说二师兄是个强攻~~’、‘你湖绿!二师兄是囧受大师兄是傲骄受’、‘两受在一起能干什么’……诸如此类。


再再后来大师兄看完了座位抽签,就恍若未闻般,脸不红心不跳地走掉了,走过阿伦身边的时候咕哝了一句,不过大家都没听清。

他说了啥?——拉科问阿伦。
他说……“早知道就贴钱给那个死ging佬签大阿尔沙文了!TMD”


End


回復的文章

回復


管理者對此表示許可

Trackback

http://carolrseven.blog43.fc2.com/tb.php/285-8a5868fb

 | HOME | 

自分

酸笋

Author:酸笋
.
.
.

你這刹那在何方
我有説話未曾講


王道不能

◇不自虐會死星
◇第二章無能
◇落魄控
◇世代宅
◇人格缺失
◇永遠的Loli心

-二次元-
SS:拉隆★撒沙★蝎狮蝎★三巨头★年中组
LC:阿斯普洛斯only
POT:82★塚跡★侑受★修藏/谦藏★顶上组★双太子
死神:市丸银only
黑篮:黄绿黄

-三次元-
声优(敬称略):三木真一郎◆鸟海浩辅◆小野大辅◆神谷浩史
足球:Real Madrid◆Raul◆Sneijder◆Pirlo


日夜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四方


新近


彼岸

薄霧與微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