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霧與微光

Am Ende Stehen Wir Zwei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口哇伊

我这纯粹是给森得罗斯这事儿给吓得,真的
太可怕了~

1、

哨响入水的瞬间,温凉池水挟着氯气扑面而来,接着完全而细密地包裹了全身的每一处,Pieter觉得被连体泳衣覆盖的前胸在水压的作用下有一丝的气闷。

后来他想,果然是没有once more了。



在雅典的时候,游泳队曾经有一次集体出动,那是在比赛结束之后。他们在雅典老城区的酒吧庆祝完了之后就一起去了爱琴海边。
因为气氛太过热烈,最后所有人都在海边疯玩了一宿,直到旭日初升在美丽而神秘的海面上。

吹着海风的时候Pieter想起他原本是要给Sasha打个电话的,不过他现在已经不确定Sasha是不是在这里,因为在之前的比赛日里,他们从未谋面。

不过,他又觉得,也许Sasha早就回去了。


再后来和Ian说起Sasha的时候对方没有接茬,只是倏地冒出一句:“那你还会去北京么?”
“当然吧,你难道不也是么?”Pieter反问。
Ian只是笑了笑,然后快速地跃入水中游走了。

跟着入水的Pieter心里盘算着到了08年自己30也不算很老,Sasha32岁的时候还在巴塞罗那拿了金牌,即使他们所有人都觉得那些圆环状的奖牌都实在是太偷工减料了。
即使自己到底还是没有一个金色的环,还是挺遗憾的,他想。



从欢呼声中醒来的时候,沙滩排球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穿着传统式泳衣的选手们互相拥抱,晒得棕铜色的皮肤为了防止粘沙而涂了特制的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Pieter站在那里等待退场,忽然就想到了以前Ian穿那种除了头那里都包住的深色泳衣,比赛完了之后手忙脚乱地找他帮忙拉背后的拉链;还有Sasha总是连泳帽都不戴,自己费尽心思想找借口搭话最后还是以借香开的头;在悉尼的时候大家总是邻道,不是234就是345,可是再后来去墨尔本的时候Sasha变成了裁判Ian也不再下水了……


等两天之后自己游完最后一个100米,他们就又都一样了。




2、

子乔领完牌接受完记者的轮番轰炸又从赛后药检那边出来之后阿宝已经不见了,教练在远处向他招手。

走过去之后教练用力地拥抱了一下仿佛表达赞许和鼓励,随后他们一起上了回奥运村的大巴,子乔一眼就看到阿宝坐在后排的座位上,靠着窗在讲电话,挨着身边坐下之后他能清晰地听到阿宝说着自己完全听不懂的广东话,棱角分明。
然后他就在大巴偶尔的颠簸和行进中忽明忽暗的光影交错中睡着了。



大家都说阿宝的眼睛大,但是神采有时却有点呆呆的,不过还挺可爱。子乔那时候就觉着,还真是有点呆呆的。
不管是他们扣杀得分的时候,赢球庆祝的时候,训练中自己气到摔拍的时候,阿宝的脾气是不像自己那么有时莫名暴躁的。

不过看到背上那个纹身的时候,阿宝的眼神是有点不一样的,和那种呆呆的不一样的,究竟哪儿不一样,子乔也没研究出来,后来他也就忘了研究了。
不过他自己对于纹身倒是很得意,老漂亮的花体英文。

那时候阿宝问他纹身是不是很疼,他好像也就咧嘴笑了一下,“也没想象的疼吧”,好像是这么说的来着。




洗完澡出来子乔就看到阿宝躺在床上摩挲着银牌上镶的那圈石头,什么玉啊晶啊的不就是石头呗,奖牌设计刚公布那时全队都这么说着。然后自己的手机响了,等和家里人七七八八地说完,回头一看,对面阿宝已经睡着了。

子乔也关了灯放倒,还摸抓着遥控器调高了空调的温度。


再之后他想起那天晚上好像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梦里头银牌莫名其妙地变成了铜的,整个羽毛球馆空荡荡的一个观众都没有。
接着好像有人和他说,你还是别走了吧。


不过也许是自己记错了。




3、

在冰箱里翻了半天,Cesc才找到最后一罐番茄汁,看日期,刚过期一天。他还是把整罐灌进胃里了,反正自己放的假多,归队时间晚。
穿过客厅去丢垃圾的时候刚好电视在播体育新闻,播音员是字正腔圆的伦敦音,卷舌都不带打颤的。

夏天的北伦敦也是有罕见的高温,父母都回去了,女朋友也不在身边,剩下年轻的单身汉一个人把房子搞得一团糟。
从沙发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杂志游戏碟下面翻出PS2手柄居然累得直喘气。

Cesc觉得这个夏天的度假果然是养得太舒服了。


半躺在沙发上的时候Cesc从一个诡异的角度看到体育新闻里仿佛在播什么新闻发布会,闪光灯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得此起彼伏,中间的人像被光晃得根本看不清,只听到一个很明显的外国口音说英语。

他伸手往茶几上摸了草莓塞到嘴里。放在另一边没关的ipod,屏幕上显示着音乐正在播放,电池即将耗尽,他摁了暂停。


“……and now I'm in Barcelona. It's a dream come true……”
……



摸出手机看发现又塞了一堆短信。自从休假后的季前热身赛快开始,他们就开始热衷于互相打听休假八卦,顺便互相嘲笑一通,尤其是Mathieu在接二连三地接到各种“不怀好意”的短信之后,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过来装着气势汹汹地警告“你再带着他们干这点破事就等着我来伦敦切了你们”,结果被自己用古怪的拉丁英语回了一句“就是为了你这点精神我们也得拼死杀入联盟杯啊”,之后两人都在电话两头笑得东倒西歪。

Cesc想到这里又笑了起来,结果被嘴里的草莓呛了一下,鼻腔里面顿时难受的要命,就像吃到蘑一样让他龇牙咧嘴。


全部短信回复完之后Cesc坐在那里翻手机里的电话簿,按字母顺序排列的ABCD……翻到J的时候觉得好像漏什么有往回看,结果一直看到最前面的A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Thomas的回复过来的时候他想起来Aleks的号码已经被自己删了,因为他说要换新的。那时候随手把新的写在便签纸上,现在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刚准备群发一条过去问问Mathieu和Thomas,还有Robin,手机发出一阵清脆的铃声,Out of Battery一行字母闪动了几下,自动关机。

……

Cesc懒懒地向后躺倒在沙发上,手机往旁边的衣服堆里一丢。

他还是没有找到Aleks的新号码。





4、

虽然首轮对朴次茅斯的比赛是大比分的胜利,Micha依旧觉得还没找到感觉,他把这归咎于超级联赛开始得太早,才刚刚要进入八月下旬。
开始最早的联赛之一,同样也是没有冬歇的联赛。

不管怎样,今年圣诞节还是要好好地过一下,他们法律意义上一家人的圣诞节。
但是在夏天的时候想圣诞节的事情,还是太夸张了点。

然后队友的配合漂亮地趟过他,引来场边的大菲尔不满地高喊这组集中精力。


训练结束之后教练又把大家集中在一起说了一阵下轮对维冈的事情,Micha听得有点心不在焉,运动完之后还在太阳底下接受洗礼,浑身都闷得不舒服。

等大菲尔花白胡子下的那张嘴说出解散之后,Micha才觉得感觉好了一点,依然有点发蔫地往更衣室挪动,抬起头就看到那颗金棕色的脑袋在自己前面不远的地方。

他忽然觉得有点突兀。
然后他想起Andriy好像已经好几天没出现在基地了。


等到自己冲完凉换好衣服出来,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室温调得恰到好处,终于让人觉得缓过劲来一样的舒服。
他看见Andriy在那里收拾东西,动作还带着节奏。

他想乌克兰人应该心情不错。


转身看到他之后Andriy和他打了招呼,露出一贯的、温和的微笑。
Micha一边把训练用的毛巾,球衣等等扔进收集桶,一边收着自己的东西,开口说:“你今天很早。”

“嗯”,对方只是应了一声,“先走了。”
“啊好,再见。”
“Bye。”



End



回復的文章

回復


管理者對此表示許可

Trackback

http://carolrseven.blog43.fc2.com/tb.php/282-f3dbc8cb

 | HOME | 

自分

酸笋

Author:酸笋
.
.
.

你這刹那在何方
我有説話未曾講


王道不能

◇不自虐會死星
◇第二章無能
◇落魄控
◇世代宅
◇人格缺失
◇永遠的Loli心

-二次元-
SS:拉隆★撒沙★蝎狮蝎★三巨头★年中组
LC:阿斯普洛斯only
POT:82★塚跡★侑受★修藏/谦藏★顶上组★双太子
死神:市丸银only
黑篮:黄绿黄

-三次元-
声优(敬称略):三木真一郎◆鸟海浩辅◆小野大辅◆神谷浩史
足球:Real Madrid◆Raul◆Sneijder◆Pirlo


日夜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四方


新近


彼岸

薄霧與微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